yosoyu

在返程巴士上舔食著自己的傷口